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319章 有点奇怪

作品:你跑不过我吧|作者:想枕头的瞌睡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19-12-11 09:08:22|下载:你跑不过我吧TXT下载
  慕远眉毛挑了一下,递过一张纸,问道:“钱大队长,能不能帮忙查一下这两个电话号码?”

  这两个电话号码,是西陇省那边的公安部门通过隐蔽手段打听到的,正是蒋林和张凯安的。

  钱洪岘很干脆地说道:“这个需要给局里报告,不过想来问题不大。你们先把调取证据通知书填好吧。我这就与局里联系。”

  慕远嗯了一声,目光看向范义通。

  范义通立即拿出一叠已经盖了章的调取证据通知书,无比娴熟地将每一栏填写完毕。

  这个过程中,钱洪岘已经与局领导通过电话,并已经得到领导的同意。

  其实这个结果也在情理之中,这是正经的业务往来,给领导汇报不过是相当于走审批流程,领导也没有理由不同意。

  “我这就在网上起流程。”

  没过多久,钱洪岘眉头一挑,道:“二位,资料弄出来了。机主信息和通话详单都有。需要打印出来吗?”

  “不用,我带了电脑。”范义通立刻说了一句,然后打开随身背着的一个提包,从里面取出了一个轻薄的平板笔记本……

  资料拷贝过来,范义通动作流利地将电脑放在了慕远面前:“远哥,你瞅瞅看。”

  慕远也没客气……

  虽然正常情况下的他比起使用思维风暴药剂的状态就是一个渣渣,但就算是渣渣,那也比普通人要强那么一点点——毕竟,那些宗师级的侦查类技术也不是玩过家家游戏不是?

  这两个手机是海波市的号码,虽然慕远他们也可以在西华市当地查询通话详单,但为了能查询到最新的信息,他们还是到了海波市后才请这边的公安机关进行查询。

  反正现在全国都联网了,也费不了多大的事。

  慕远最先看的是打听到的属于蒋林的这个号码。

  一目十行地看过去,一条条信息在慕远脑子里汇聚。

  这个号码的机主并非蒋林本人,而是归属于一个叫王欢的人,号码的注册时间正巧是五年前。

  而这个号码最近使用是在两个小时前……

  对此慕远有些迷惑,这王欢是蒋林的什么人?为何蒋林会用王欢的号码呢?而且,慕远手上也有王欢的资料,男性,籍贯同样是西陇省。

  如果说蒋林是嫌疑人,他故意不用自己身份办手机卡,是为了躲避警方的侦查,那么他又为什么在过年的时候正大光明地回老家呢?而且还留下一个号码。

  可要说蒋林不是为了躲避警方侦查,又为何会用别人的手机号呢?

  这情况,有点奇怪。

  慕远才看了几分钟,钱洪岘忽然笑着道:“二位,现在这时间也不早了,要不先一起去吃个饭?回头我再陪你们梳理这些数据?”

  范义通没有回答,转而看向了慕远。

  慕远很干脆地点了点头,道:“也可以的。不过……能不能麻烦钱大队先查一查这个基站的位置?基站号是46o-oo-41243。”

  “这没问题。”钱洪岘笑呵呵地说道。

  通过基站号查询位置很简单,钱洪岘只用了不到三分钟,就已经将具体的位置告诉给了慕远。

  “大石路3号附二号楼顶?”

  慕远重复了一遍,问道:“张凯安开的那家饭店距离大石路有多远呢?”

  “倒也不远,四五公里路。”钱洪岘说道。

  慕远道:“那……要不我们就去张凯安开的那家饭店吃吧。”

  “也可以,那是家海鲜店,味道还挺不错。”钱洪岘笑着说道。

  事情就这样决定了,钱洪岘又叫上了两位同事,开着他自己的车,装得满满当当的,直奔安凯海鲜城而去。

  慕远在听到那是家海鲜店的时候,心中就有点打鼓。

  海鲜嘛,那肯定是很贵的。

  如果是自助餐也就罢了,要不是,今晚这账单恐怕能吓死个人。

  也不知道自己卡上的钱能不能扛得住……

  至于让龙兴区分局这边请客?这想法慕远倒是有过,不过被他给否决了,主要是不好意思啊!别人都这么诚心帮你办案子了,你还坑对方,这说不过去啊!

  慕远是要脸的人,以后还要在公安系统混,他可不想以后不管到什么地方出差,别人一听是西华市过来的,就闭门谢客吧?

  他坐在后排靠窗的位置,瞅了瞅旁边的范义通,很想问问他带钱没有,可最终也是没说出口。

  “大不了,多吃饭,少吃菜。”

  慕远有点委屈地想着。

  暂时把吃的问题放开,慕远把注意力放在了钱洪岘几人与范义通聊天的话题上来。

  如果他们聊的是其他话题,慕远也不一定插得上嘴,可他们说的正是自己二人这次办的案子呢。

  “你的意思是说这人逃了五年了?”

  刚刚范义通将案情简单地讲了一遍,开车的钱洪岘忍不住问道。

  这也不涉及什么秘密,自然也没什么可顾虑的。

  范义通道:“可不是嘛。当时我们的人就差将案地周边掘地三尺了,可最终都无功而返。”

  “那这次你们怎么又开始重新侦办了呢?还直接锁定了嫌疑人?”钱洪岘有些好奇。

  一般来说,一个案子当时没能侦破,后面想要再把这个案子捡起来,就非常难了,除非有重大现——这种意义上的重大现,运气成分占了很大比例。

  范义通颇有些自豪地道:“也不能说是锁定了嫌疑人,只是觉得蒋林有重大作案嫌疑而已。这次过来,主要是要与蒋林碰上面,提取他的血样,进行dna比对。”

  忽然,坐在副驾驶的那位龙兴区刑大民警陈君忽然说道:“钱哥,你记不记得,三年前江北区那边曾生过一起案子,也是强奸杀人,案子到现在也没破呢,你说这里面是不是有关联呢?”

  钱洪岘还没开口,范义通便笑了笑,道:“这可能性恐怕不大吧。先不说我们还没确定蒋林就是嫌疑人,就算最终真确定了蒋林是我们那边两起案子的嫌疑人,从他的作案规律上来看,他在西华市作案后,没过多久就逃走了,没道理在你们这里做了案后还一直呆着吧。”

  “远哥,你觉得呢?”范义通转头看向慕远。

  慕远摇了摇头,道:“我不知道!这边的案情我不清楚,无法下结论。”

  虽然相对于其他国家来说,国内的治安环境已经算是非常好了,但在如此大的人口基数下,每年生的案子却也不在少数,其中也包括强奸杀人案。

  如果单单就听了一个强奸杀人案的名字,就能判断是不是同一个人做的,神仙都办不到啊!

  “江北区那个案子,当时现场可留下什么dna检材?”慕远忽然问道。

  钱洪岘摇了摇头,道:“这就不是很清楚了,毕竟不是我们辖区的案子。”

  慕远没再继续问下去,只是将这事儿放在了心里。

  虽然他很馋别人的案子,可这地域跨得太远了点,他总不能主动送上门去说:你们那案子,我能帮你们破了。

  而实际上,慕远对陈君所说的案子,是一点把握都没有……

  说话间,一行人已经到了海鲜店门口。

  慕远抬头看了看,现这与自己想象中的海鲜店不太一样。

  在西华市,海鲜店一般都是非常高端大气上档次的,可眼前这家店,规模虽然不小,但格调却与街边大排档差不多,与其海鲜城的名字差距较大。

  而且在店门口,一块牌子上明码实价地写了许多海鲜品种,按斤收费,价格还挺便宜,比猪肉都便宜……

  慕远心情顿时变得愉悦起来,能吃海鲜吃到饱,这确实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不是?

  至于到时候谁结账,这也就不重要了,毕竟也没多少钱不是?

  一行人进了店里,钱洪岘热情地拿起菜单开始点菜。

  慕远一双眼睛看似无意地打量着四周……

  与此同时,一只猫头鹰在城市上空翱翔着,一双鹰眼闪烁着寒光,搜索着下方城市的每一个角落。

  猫头鹰飞翔了一阵,一头栽到了距离安凯海鲜城不远处的巷子里。

  “范哥,你和钱大队他们聊吧,我再看看资料。”慕远说着,又将平板笔记本取了出来。

  钱洪岘笑笑道:“小慕你这也太敬业了吧?坐饭桌上还搞工作啊。”

  “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嘛。”

  钱洪岘几人倒也没说什么,毕竟这种案子捏在手上,确实压力挺大的,他们也是深有体会。

  坐在餐桌上,慕远左手以固定频率将面前的一盘炒豆子往嘴里送,右手则滑动着屏幕,对比着里面的数据。

  通过分析二人的通话详单,可以确定蒋林和张凯安关系不错,而且在近期都还有联系。

  慕远现在已经确定张凯安就在这家店里,从张凯安口中,多半是能问倒蒋林的下落的。

  可张凯安毕竟不是嫌疑人,警方也没掌握任何张凯安知晓蒋林有犯罪行为的证据,自然不可能把张凯安控制起来。

  而因为张凯安与蒋林的关系密切,在惊动了张凯安之后,这家伙万一向蒋林通风报信咋办?

  书客居阅读网址:

  sabcxs/book/78498/46007545.html

  

  showByJs('你跑不过我吧');

  downByJs();